top of page
  • 作家相片齊也

溫柔而堅定


齊也瑜珈心.溫柔而堅定

不知道為什麼,我們往往對自己最殘忍,在練習瑜伽的過程裡正是許多人對自己殘忍的真實呈現,彷彿沒有經歷過徹底的苦痛就不會成長似的。

很多人在學習瑜伽的過程中不斷的在跟苦痛對抗,強忍練習過程中的不適感,以為越痛代表越認真越有效。但是事實上,瀕臨傷害的強烈伸展會誘發身體自我保護的機制,肌肉會進行反射性的收縮,為了避免自己被拉傷。當這樣的機制啟動的時候,我們依然會感受到很強烈的痠痛,但是事實上肌肉並不是在伸展,而是在劇烈收縮。如此的我們只是在跟身體對抗,並且去承擔對抗過程產生的巨大疼痛,身體不斷地在防衛,避免受到傷害。這樣的過程,充滿了負面的狀態與能量,對身體而言一點也沒有被照顧的感覺。

我們的身體其實一直試圖透過各種練習過程所產生的感覺,帶我們去學習如何經營這個寶貴的肉身。身體本身所擁有的各種平衡機制足以讓我們維持在安全又健康的狀態裡,可是為什麼我們還是會生病?又為什麼很多人仍然會在與身體接觸的過程中受傷呢? 關鍵往往不是在身體本身,而是在我們的心。

這個社會鼓勵我們將心,也就是大腦意識,放在身體之前。讓心走在身體前面,用意志去達到目標,去爭取想要得到的東西,不斷的鼓吹我們利用心念來駕馭身體。然而在這樣的過程裡,身體承載著巨大的壓力,使得身體本身的平衡以及療癒機制無法發揮出來,所以我們生病。表面上是身體病了,但是真正病了的卻是我們的心。

然後我們去看醫生,醫生問我們哪裡不舒服,我們說肩頸痛、背痛、頭痛,醫生就給我們止痛藥、肌肉鬆弛劑,或建議我們開刀換東西。身體長了東西就剖開割掉、哪裡出了毛病就用藥醫治哪裡,可是很多時候常常怎麼醫就醫不好,或是醫好這裡換成那裡出問題。

只是出問題的真的是身體?或只是身體嗎?

心呢?怎麼沒有人想到要醫治這顆病了的心?醫治這個病了的價值觀?

一顆好勝的心會帶我們走在危機重重的道路上;

一顆想要達到某種目標的心會讓身體一不小心就受到傷害;

一顆虛榮的心不止會讓自己受傷,還可能傷害到其他的人。

大多時候我們不知不覺的被自己的意識所支配,用自己的認知想法去看待這個世界,看待發生在生命中的人事物。可是瑜伽經典不斷在提醒我們的,就是要我們學習覺察自己的心念,從習氣或是慣性裡跳脫出來,因為我們以為的並不一定是真相,唯有學會支配我們的心而不是被心所支配,我們才有機會從自以為是的苦惱中解脫,這就是瑜伽哲學裡要我們放下的「我,ego」,在佛法裡稱為「我執」。

問題是要用什麼去支配我們的心?用大腦或是用更多的知識去支配心固然可行,但是這需要有深厚的知識涵養,也就是用更深厚的心去支配心,然而這樣的思考分析或是理解能力並不是人人有的。教學這幾年來,我發現並且深深地相信還有另外一種支配心的媒介,那就是透過我們的身體。

用身體去支配心,或者說,讓我們的心臣服於身體之下,這是與當代主流的社會價值完全相違背的做法,但相較於求取高深的學問,透過身體來安頓心更加的平易近人,幾乎任何人都需要,也都可以透過瑜伽來照顧自己的身體,進而調節那顆執取的心。因此對於在練習瑜伽的過程中卻仍然試圖用意識去支配身體的學生,我都會不厭其煩的帶他們去看見自己的那份執著,一次不懂就再說一次,這次忘了就再提醒一次,往往在同一堂課裡我會重複很多次這樣的觀念,並不是忘了自己稍早才講過,而是看見又有同學陷入了試圖支配身體的狀態裡,而這也是一個無限重複循環的過程。

面對一次又一次不自覺用意識掌控身體的學生,當然也包括我自己,我試著帶領學生在練習過程中去體會一種「溫柔而堅定」的狀態。

溫柔是對待自己的內在態度,堅定則是與周遭一切事物連結的外在姿態。

我們學習對自己的身體溫柔,在溫柔裡給予它適當的鍛鍊,無論是伸展或是肌耐力的練習,都儘量不對身體造成太大的壓力,這需要很專注的持續覺察才能夠做到,因為身體每一個當下都截然不同,而這個持續專注覺察身心的過程,所呈現出來的就是堅定的態度。這種狀態透過眼神與面容就可以觀察出來,也因此我的引導語常會要學生去覺察自己的臉部線條。當我們的臉部線條柔和的時候,我們對待身體的態度是相對溫柔的,而當我們能夠自然的放鬆臉部的線條時,心也跟著放鬆,這樣的過程便是透過身體來支配心,當下便從執著的意圖中解脫。

然後在那樣的當下,和諧才有機會真的從內在擴展開來。

ॐ शान्तिः शान्तिः शान्तिः 平安平靜 齊也

91 次查看0 則留言

最新文章

查看全部

Comments


bottom of page